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313影院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其他 > 起底"气功大师"刘尚林:称自创森林瑜伽可防新冠病毒

起底"气功大师"刘尚林:称自创森林瑜伽可防新冠病毒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0-07-01
摘要:

  原标题:起底“气功大师”刘尚林:称发育森林瑜伽可防新冠病毒,曾让文献喝尿治疗

  6月21日,25岁的李某燃去世了,他的遗体目前还躺在铁力市殡仪馆。去世当天,是李某燃进行停食疗法的第54天,造成他已生活无法自理,并出现要求他节食的,是黑龙江省铁力市日月峡老年森林康养中心(下称康养中心)。

  康养中心认为,节食可以治愈疾病,而节食时间越久,排出的毒素越多。该康养中心的“气功大师”刘尚林指出自己是“在世活佛”,可治愈百病,能散霉运。

  “气功大师”刘尚林究竟是何方神圣?日前,上游新闻(报料微信号:shangyounews)记者前往黑龙江省铁力市调查发现,刘尚林为铁力本地人,家人曾在当地的林场工作,其本人近当前,刘尚林因为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,被刑事犯罪。当地人表示,“都是骗外地人的,本地没人去。”

▲6月24日,位于距离铁力市区30多公里山林内的康养中心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张莹

▲6月24日,位于距离铁力市区30多公里山林内的康养中心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张莹

  荒谬的治疗

  1994年12月出生的李某燃,小名叫李鹏,高中时成绩处于中上游,因高考失利就读于哈尔滨的一所职业技术学校。就读机构不理想,对李某燃而言始终是一块心病,因此他情绪失常,在压力大或者生气时经常自言自语。

  2017年,毕业后的李某燃料替代好转,亲属曾带其前往目的地医院看病,诊断结果无需住院,并告诉家人要经常与李某燃沟通,也可以带他出去散散心。

  为了让李某燃尽快健康参加工作,2017年7月,李某燃的母亲经熟人介绍,了解到黑龙江铁力市有一家名为“日月峡老年森林康养中心”的养老院,这里的“气功大师”刘尚林能治百病,便将李某燃到康养中心治疗。李母也一同留在康养中心,陪儿子打坐,练功。

  由于家庭经济困难,李母让儿子跟班,自己则做起了义工。刘尚林告诉她,在这里干活是积福报,积的越多儿子的病就好得越快。

  李某燃去世后,刘尚林设在铁力市区内的气功楼内仅有三四名义工,康养中心则大门紧闭,不许外人进入。6月24日,上游新闻记者曾探访此地,两名自称是康养中心义工的老人将记者一行人拦在门外,不允许进入。

  但是,康养中心以“森林瑜伽”“日月峡”为名开设的多个公众号仍在正常更新。公众号文章中,不仅宣称刘尚林能治各种疾病,还记录了来此练功的学员案例。例如一名69岁的老人于2018年参加养生学习班并停食14天,不用吃药便痊愈了。2020年,老人再次参加学习班,又停食7天,期间康养中心告诉其不需要服用治疗心脏和血压的药物。

起底"气功大师"刘尚林:称自创森林瑜伽可防新冠病毒

  ▲康养中心售卖的护身符上印着刘尚林的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  学员需服侍师傅、师母

  上游新闻记者走访了解到,今年71岁的刘尚林为铁力本地人,中等个头,偏胖。由于刘尚林年龄较大,只有当地上了年纪的人对其过往才有所了解。

  当地人介绍,刘尚林家原本位于铁力市二股林场,也就是目前康养中心所在地附近。此前林场内运输原条木材都需要使用森林小火车,同时可挂车厢载客,刘尚林的父亲和弟弟刘尚平此前在林场工作,负责管理森林小火车。

  刘尚林的父母均已去世,刘尚林与弟弟刘尚平一起经营康养中心。林场的大多数人表示,和刘尚林本人接触并不多,“他神神叨叨的,交往不到一起去。”

  据悉,自从盖起了气功楼,刘尚林便与家人住在里面,至今已有三、四十年时间。据康养中心一名学员介绍,气功大楼内没有雇佣任何工人,所有的活儿都是学员们干,保洁、服务员、厨师、房嫂、水电杂工等。学员们不止要伺候刘老师,还要伺候师母(刘尚林的妻子)。“师傅、师母吃饭的时候不会跟学员们一起,而是有单独的包房,吃的东西也跟学员们不一样,学员只能吃素,而老师经常吃牛肉。”该学员说。

  化缘建起当地最早的楼房

 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刘尚林就自称气功大师,可以治病,并开班授课。

 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,在开办康养中心之前,刘尚林在铁力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幢六层大楼内经营养生机构,名为东方养生科学研究所,大牌匾底下写着小字“藏密气功”。该建筑也就是当地人口中的“气功楼”,是铁力市最早、最高的楼房之一,而修建气功楼的费用则来自于学员的学费和捐赠的钱款。

  据悉,学员的学费均没有收据,都是现金支付。李某燃和母亲在气功楼近三年时间花费约30万人民币,这在众多学员中,此花费并不算多。

  据一名原学员家属介绍,“刘尚林自诩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的正宗传人,活佛传给他功法,自己刻苦修炼之后把这套弄出来。”该家属介绍,学员之间口口相传称,原本不会走道的病人,刘大师几下子就治好了,患癌症的病人也能治好,但是没人亲眼见过。

  另一位学员家属李女士介绍,其母亲从1996年前后开始痴迷于刘尚林,视其为“再生父母”、“现实版活佛”。其母亲在气功楼内打坐、念经、做拍手操、辟谷。李女士的母亲辟谷时间最久的时候达到35天。李女士介绍,2003年父亲患癌后,被母亲带去气功楼治疗,期间刘尚林曾要求李女士父亲喝尿治疗,几个月内不仅家中全部积蓄花光,其父也病重去世。

  “本地人都知道他是糊弄人的,没人去他那治病。骗的都是不了解情况的外地人。”林场的老人说。这一说法也得到李某燃母亲的证实,据其回忆,气功楼最多的时候有300多人在这里练功,黑河、齐齐哈尔、佳木斯的人居多,铁力本地人只有两三个人。

责任编辑: